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水东湾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0|回复: 0

红色广播员王全周

[复制链接]

74

主题

11

听众

10万

积分

认证用户

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9-6-8 15:15: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光曲 于 2019-6-14 14:18 编辑

                                                                                                                                  4e9757e5gc3c5545f28fe&690.jpg

                                                                                                                                                             红 色 广 播 员 王 全 周
                                                                   陈贞/文

   每次从电白黄岭墟途经浮山岭南麓,我都要眺望浮山岭,看岭不厌岭,它一年四季都是一片墨绿的颜色,这座东西走向的大山岭像一道道可以翻越的巨型篱笆把电白与高州隔开来,其北麓是名人莫秀英的分界储龙坡故里,南麓3公里远是原国民党军队副军长王德全的下垌永乐故里,莫秀英与王德全都是传奇人物。王全周出生在永乐,他是王德全的宗亲,但他只是一个普通农民。
   王德全在永乐的大屋曾开办过小学,王全周和一些农家子弟都在那里念过几年书。读过书的人与目不识丁的人总是有差别的,王全周有了一定的文化基础,这使他日后在农村适合做多种劳动角色,并受任轻重若举。
       1957年,永乐农田水利建设热火朝天,当时的电白县副县长张永德和电白县水利局领导黄履茂担任永乐水利工地建设工程正副指挥,为了做好宣传、鼓劲的工作,永乐在这年建立起广播站,王全周被组织看中,安排他做了该站的广播员,这是新中国诞生以来,农村第一代广播员,那时的广播站只是一个雏形。一九五八年以后,在人民公社化,国家号召大跃进期间,有一幅“让高山低头,让河流让道”的集体农民形象宣传画曾流行全国,这幅宣传画也是当时永乐大队农民在党的领导下去努力改变本地落后面貌的真实写照,而劳动干劲、劳动热情是需要有人鼓动的,王全周常到他们的劳动现场在风中、在雨里手持喇叭筒做鼓动,这个才十几岁的年轻人声如洪钟……
   永乐生产大队真正有像样的广播站是能用上蓄电池后的事,大队部在离一公里外的石岭水陂修建了一座小型蓄水式水电站,但要储蓄足够的水源才能发电。就这样,“花时闷见联绵雨”,王全周头戴帽棚,挑着两个蓄电池,走在沿途杂草丛生的弯弯小道上,到该站蓄电一次,蓄完电又挑回;夏季,皎阳似火……冬季,寒风扑面,王全周走在通往石岭水陂的小道上……一年四季,王全周的身影大都是每天出现在石岭水陂……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为及时宣传国家的方针、政策,为配合县、社有线广播转播毛主席在北京检阅一千多万文化革命大军实况,广播站既使用蓄电池,又用柴油发电机,目的是节省公款,广播或转播时间比以前大大延长了,这是王全周一生中经历的又一个重要阶段。
   “春色遍芳菲,闲檐双燕归。还同旧侣至,来绕故巢飞。”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直到后来,由电白县水电局投资部分钱,永乐生产大队在刺门村境内新修建了一座水电站,从水电站牵通一条电线经过篱仔山,在篱仔山安装了一个变压器,电源通大队部,每晚可供电三小时,王全周这才不用再跑远路,就近提前蓄电即可。
   王全周的儿子也在石岭水陂待过,小小的年纪就懂得为父亲分担工作了,而且还是夜晚呆在荒野,守候那座小小发电站。王全周的儿子道出了电源来之不易,儿子回忆说:
  “我做小孩时,取一块木板在旋转,夜晚,发电两小时,用于广播的蓄水池就是靠山水发电来充电的。水注满蓄水池,再发电,发出的电能用于蓄电池的充电用,每一天都要这样做两次以上,以保证不中断(大队部的)广播。”有了懂事的儿子做帮手,王全周有时才不用来回挑蓄电池。
      在农业学大寨期间,永乐生产大队大开荒,农民大会战,开梯田,种甘蔗,王全周必在场广播,并播送歌曲……
      永乐离下垌公社驻地下垌圩8公里。1971年,为了更好地宣传大好形势,宣传毛泽东思想和国家方针、政策和农业学大寨,上级宣传口架设了一条通往每条村庄的专用广播线,做到户户装上喇叭,这样,从公社驻地到永乐需要换一条新线路,用小石柱,挖坑,竖立,撑起广播线。以前是电话线与广播线同一条电话线,杉木一段烧成炭,油上黑铁油,以延长电线杉寿命,全部换回石柱,这番工又耗费体力,要抬来石柱啊,要挖好一只只泥坑,再把一根根石柱竖放下坑回填泥土弄实,王全周都全程参与了这项体力劳动。
   下垌公社广播站那条专用广播线只牵到大队部,王全周为永乐辖境内的400多农户安装了舌黄喇叭,而从大队部到各条自然村的每一户农民家庭的广播线的架设和舌黄喇叭安装都是他一手完成的,耗费的时间不是十天、八天。
   这位广播员还负责日常维护广播线路,对长近电线的树枝、各种藤蔓予以斩掉、拔除,以免对线路造成影响。
   为办好大队广播站,回乡知识青年莫善玉动起了脑筋,当年向大队领导提出了建议,莫善玉回忆说:
      “我看到大队喇叭功率低,功率不够,几时换一只高音扩音器,才能拉动两只高音喇叭。就建议买有线广播机,买高音喇叭,大队领导同意了。
  “省粮食厅路线教育工作队卓秀文等人曾下永乐蹲点,开展社会主义路线教育,我们彼此认识,上广州买广播机,身上带钱不够,我去找省粮食厅秘书卓秀文,与之商议说,大队欠一个广播机,带来的钱不够,想借钱购买。于是,卓秀文写了条证明,证明含意是下垌公社永乐大队是省粮食厅挂点工作联系点,永乐大队来人买广播器材,欠几多钱,需要借钱,待回去归还。我随卓秀文到财务处借到230多元。我在广州买到扩音机和两个大喇叭,光两个大喇叭就有30多斤重,功率30瓦。我背着扩音机和大喇叭上公交车。一个妇女,手提着好吃的东西,跟我相碰,里面的溢出来汁液沾了弄脏了我的衣服。花了3分钱,坐公交车到广州大沙头码头下船到江门,再从江门回到水东,水东到下垌,下垌到永乐。大队书记对新买回的扩音机、大喇叭很满意。平时,两只大喇叭喊响,隔离大队都能听到。开荒造田,大喇叭派上了大用场,更有力地营造出一片浓厚战天斗地的劳动气氛。”
  “那时,上一次广州就要一天一夜:白天上午八点半在水东搭水陆联运班车到达江门是夕阳西下时分,吃完晚饭,搭船沿珠江河逆流而上,前面还有一艘拖轮,船上动力柴油发电机发出的声音特大。从省城返回水东也要一天一夜,回到水东已没有班车去下垌……永乐大队也购买了一台整流发电机,后来坏了,是莫善玉负责把发电机托运到产地顺德县修理。莫善玉又风尘仆仆跑了一趟顺德……大队有了莫善玉这类的后生哥,广播站的宣传工作更上了一层楼。大队出钱给莫善玉买回一些唱片,农民群众的喜闻乐见的歌曲和音乐也不时从大队广播室播出去。崔金书是下垌公社大村人,音乐学院毕业,是广东著名音乐家刘天一的优秀学生。崔金书分配在电白县文化馆工作,在本县音乐界享有盛誉,崔金书后来调中央民族歌舞团工作,崔金书的胞姐很飘亮,嫁水东一个卖粉皮的小贩。其胞姐的家婆是我的邻舍。许多电白人对崔金书印象深。崔金书曾应家乡父母官的邀请回到下垌公社广播站拉二胡名曲,并通过有线广播传到了永乐大队广播室再输送到家家户户,这在当时成为一桩盛事,许多年后,依然为爱好广东音乐的村民所津津乐道。歌曲、音乐经常在永乐大队的空中飘扬,陶冶了人们的情操。
   莫善玉与王全周相处融洽,王全周临时有事外出前或偶尔生病,临时喊人顶替自己的工作,莫善玉临时曾代过他的工作。
        那些年代,永乐还有一个业余宣传队,每年宣传队、腰鼓队、六一儿童节、国庆节、春节等的演出,王全周现场负责音响,忙里忙外,点汽灯照明,事无巨细。
       1975年,永乐大队修起了较大规模的水电站,大队搞起了电动碾米机,结束了历史上脱谷壳靠人力推动石磨磨壳的历史,方便了群众,解放了生产力,又让农民群众欢喜的是,全大队每一个家庭在夜晚破天荒用上了电!牵电线,安装电表,装上电灯泡,这项工作量是很大的,电灯泡头是需要加封条的,防止有人私心,换上越发大瓦的电泡或偷电,按电泡数量收取一定的费用。拉齐全大队的电线,安装完全大队每一户的电泡都是王全周一个人操劳。这座水电站发出的电为集体增加了积累。
   永乐有专业队,有一个橡胶园,县里没有钱下拨, 大队长期以来一直都很穷,集体经济只是到了建起了那座较大规模的水电站后才有一些起色,尽管如此,每一名大队干部,包括广播员在内都是半脱产,补半天的工分,他(她)们也要参与生产劳动,一个月每人挣到300分工,另外,每月补助5元。他(她)们的待遇每月只比上等劳动力多出5元。为了一家的生计,王全周也另外公私兼顾,搭一些自己种植的黑蔗到大衙宿车过贩,外出时,则托人帮帮自己管一管广播。
   原永乐生产大队书记崔某说,1959年,他入大队做民兵,1965年,开始做大队书记,农村工作难做,1969年卸下大队书记职务,参加县里招工去湖南修铁路,修铁路可吃饱饭,拿到固定工资……王全周则一直在永乐干了一辈子。
   莫善玉说:
   “王全周对永乐的贡献呢,就是广播、用电,每一条村的喇叭维修,家家户户用电的电表就是他安装的。王全周懂得电工。农业学大寨,高音喇叭、书记要说什么话,通过高音喇叭广播……”
        王全周克己奉公,无愧于经历过的时代,他和原永乐生产大队书记崔某都是毛泽东时代的农村好干部。 王全周于前几年去世,他为大队作出过那么多的贡献是值得永乐人民记得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