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水东湾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8|回复: 0

从 茂 名 露 天 矿 说 开 去

[复制链接]

76

主题

14

好友

11万

积分

认证用户

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9-9-24 09:14: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光曲 于 2019-9-28 15:04 编辑

         
          以此文献给新中国成立70周年

            QQ截图20190924085810.jpg


   从 茂 名 露 天 矿 说 开 去

                                                                                                                                                                                               作者 陈贞
   

   清朝末年,茂名县全境陆地交通十分闭塞,不通汽车,水路只有三条:鉴江、袂花江、小东江。民间流传,1905年,有五名国籍不明的外国人不远万里,第一次来到油甘窝村附近的山岭调查矿藏,随后调查范围扩大到县内的平头岭、浮山岭,这年,还是清末,四年前,全国第一辆德产小汽车才从海外进口,第一个坐上的小汽车的是慈禧太后,可以推测,这些外国人要远渡重洋,经历几个月的惊涛骇浪后,登陆多处大港口,再从从水东港,或从小东江、袂花江登陆,又走过一段崎岖不平的陆路,才能进入目的地,但肯定他们离开时也整理并带走了相关的地质调查第一手资料,从此一去不复返。在兵荒马乱的社会,旧政府无暇顾及组织人力、物力深入勘探这里的地质情况,最后来的人员也是蜻蜓点水 —— 东一下,西一下……
    相传,解放初期,茂名县南部油甘窝村有几名村童在野外用山上的石头搭窑煨红薯,他们点着了木柴后,谁知石头也着火,还散发出火水味,当地人把这座山叫做火水山,这种能烧着火的石头就是油页岩。


                                                                                                                      QQ截图20190924083724.jpg

                                                                                                                                 苏联石油专家与油甘窝村小童合影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些在火水山煨红薯的儿童也早已作古了……至今人们看到的是一张八名苏联石油专家与二十一名油甘窝村小童,两个成年村民在一起的合影黑白照,照片背后有树林,小童们打赤脚,穿着露小腿或裤脚到脚背的单调的破旧长裤,很显然,他们的衣服要么是哥姐们大了,穿着不合身了,就传给弟弟们,这些应该都是用油页岩搭窑煨过红薯的儿童。从大人、孩子的衣着看,这照片是拍于十二月份或二、三月份……
    1954年春,新中国百废待兴,严重缺乏能源,而茂名县境内蕴藏着油页岩的消息引起了国家燃料工业部的重视,国家燃料工业部派出了地质队前来勘探……就这样,茂名聚集了一批来自各地的青年男女地质队员,他(她)们肩扛测量仪或手握寻找矿岩的铁镐在横跨电白县羊角、茂名、化州的500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进一步扩大范围寻找矿藏,经过三年的勘探,终于有重大发现,油页岩储藏量十分丰富。当年,油页岩露天矿建设临时指挥部设在农村的一座罗大人庙里……于是,正值在大跃进时代就诞生了茂名这座移民城市。
                                             

                                                                                                                      QQ截图20190924030010.jpg

                                                                                                                             1954年,来茂名勘探矿产的地质队

          我在读小学时,从教科书上第一次知道水东以北30多公里有一座露天矿。那里出产的油页岩可通过蒸馏技术处理获得汽油、煤油、柴油、石蜡、石焦油、制药材料,肥料、发电等。在毛泽东时代,水东人使用的煤油有一段时间就是来自茂名石油公司从油页岩里提炼出来的。年产百万吨的茂名红旗牌水泥的生产材料也是取自油页岩。国家每年从油页岩这生产中得到了巨大的税源,也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1972年,我读小学四年级,第一次骑单车搭着我的同学张世钦(浙江省人)去茂名市区玩。茂名市河西有一条南北走向的红旗路和一条东西走向的路街,都是主干道,红旗中路有一座工人文化宫,里面附设动物园,有好多嘢睇、玩,红旗南有红旗影剧院和青少年文化宫,青少年文化宫也有好多嘢玩。市府招待所、茂名市一中……等主要单位都在河西最高的楼房是茂名市人民政府,也就是五层。整个河西城区,规划布局一流,到处绿树成荫,小东江从茂名市一中后背和江滨公园旁边缓缓流过……市区环境让人感到舒适。我在河西北方饺子馆看见一位眉目如画的女青年开着公交车往公馆方向走大为新奇,此前,我在水东还没见过有女性开车的。
                                                                                                                                                                    
                                                   
                                                                                                                     psbUAH8UGRZ.jpg

                                                                                                                     两个茂名女娃在小东江岸上纳凉      作者拍摄

   在四个样板戏大行其道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红旗影剧院曾放映过日本电影《军阀》 ,一天放映两场,剧场观众爆棚,我跟随几个水东小青年骑单车去看,感觉《军阀》故事情节紧张、惊险、刺激,令我们这些看腻了样板戏的人大开眼界。位于红旗南路的国营茂名市百货大楼商品琳琅满目,种类多,白天人头攒动,那一年,我曾在这家百货大楼买过一辆上海产的单杠凤凰牌自行车,价钱170元,我一路骑着它飞回水东……
   1976年秋季,我第一次去茂名市公馆农垦化肥厂学工,纵目向东北面望去,天空中经常性大面积的弥漫着浓浓的烟气,公馆以北,以东是炼油厂、热电厂、水泥厂……公馆是空气重度污染区,鼻子能闻到这股来自厂矿的气味,上级设茂名市时,茂名也是常年吹东南风,把公馆墟以东12公里的河西作为城区是种周密的考虑,就是尽量避开污染物。我夜宿农垦化肥厂,听到火车的汽笛声,那是旅客火车、或者是茂名运油车的鸣笛声,不同方向的汽笛声由近而远,由远及近。
   茂名露天矿作业区经过近40年的开采,造成了周边地质下沉,水往低处流,周边陆地地下水朝矿坑渗透,严重影响了农民的食用水,工人采矿期间,炮声隆隆,不分日夜,一直都影响了农民的休息。据说,在露天矿采掘区已探明从表层到地下220米都有矿藏,有些矿区挖了30多年平均只挖了40米,最深的地方也才挖了100米;按每年年产油页岩200万吨计划,茂名露天矿可以连续采挖100年。
   胡锦涛总书记主持国家大计期间,提出了科学持续发展观,这两句话说得太好了:“人类善待自然、就是善待自己。”、“幸福生活不只在于丰衣足食,也在于碧水蓝天。”茂名市政府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出发,在二十世纪初期终止了露天矿采矿。终结了油页岩采掘后,茂名市政府着手组织人力物力,以科学手段修复这一片区域,把矿坑变成了人工湖,同时引入高州水库淡水改善人工湖的水质,在矿湖周围陆地进行大面积绿化、深度美化,在这片区域逐渐建成了一座休闲的大公园……

                                                                                                                      psb8Z8HKN34.jpg


   2019年8月23日,我第一次走进了茂名露天矿公园,昔年可想象到的烟尘滚滚、机器声隆隆,人们热气腾腾的劳动场面如今却是静悄悄的,但人工湖西南岸百米以远依旧是一片冒烟的厂区,那是炼油厂、热电厂、水泥厂……。露天矿遗址人工湖,水天一色,白鹭在飞,湖畔绿草如茵,鲜花还在绽放,要绕湖畔步行一圈,体力强的需花5小时,沿途是一片片的树林,阴阴夏木啭群鸟。
   在湖畔东北岸,有一座岭头是由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矿渣堆起来的,我走近去拿起几块沉甸甸的矿渣,仔细端详,不要具备专业知识的人仅知道它能燃烧,根本就不知道它还有各种用途,如今矿渣堆被人们运用科技知识进行了了绿化,在埋藏矿渣的地方不是种上了树木,就是种上了花草,并成为了一片片茂密的树林,一片片绿草地!8月底,露天矿公园荷尽已无擎雨盖,要是7月初来,我能感受到“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现实意境呢。
  公园有一个博物馆,该馆展出了一副远古年代的复原犀牛骨架,一只龟化石。犀牛这种两栖动物为何后来会在茂名消失呢?而龟的家族开枝散叶,我对此陷入了沉思?煤炭的形成已有令人信服的科学解释,我在该馆看到了一块块褐煤,一台履带铲车……不能想象,产煤区在亿万年前植被丰盛,落叶纷飞,地壳运动的巨大力量好像一台台铲车,反复把大范围内无数的,一年年的落叶、植物的残根断茎铲在一起,叠成一层层……;博物馆展出了一批拍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黑白照片,照片反映了那些来以及工人们在露天矿采矿的场面,一列火车满载着油页岩驶离矿区,沿着一层层弯弯,盘旋式的坑道朝上跑……那深深的大矿坑,从上往下看,在现场胆小的会心惊肉跳;博物馆陈列着旧式解放牌汽车、一张吕国林1959年2月毕业于抚顺矿区干部工人学校毕业证书,他学的是电车专业……
  建设油页岩露天矿早期,大家风餐露宿或住茅屋,后来才逐渐住上瓦屋,有的一家人住的很挤。他们那一代人讲奉献,舍小家顾大家。
   
                                                                                                                      QQ截图20190924160832.jpg

                                                                                                                     照片从右算起,第二人是黄光才市长
                                                               
          有了油页岩露天矿派生出的企业的依托,茂名市才得以步步发展。今天,茂名市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奠定现在市区格局的,我们应该记住一个人——黄光才市长!黄光才是个作风稳健、不爱出风头的好领导,他还是一个优秀城市规划专家!黄光才主导了早期茂名市河西,以及后来河东的城市建设,我眼里的茂名市区是一个“”字!我们还应记住另一个副市长邓刚,他是早期在茂名工矿区(露天矿)做实际工作的好领导。我印象深的是当年邓刚分管市财政拨款,他的亲家母是茂名市第一机关幼儿园园长,他按政策给该单位拨了一大笔基建款,园长拒绝包工头的回扣费,她只要求包工头去按质量修建好机关幼儿园的楼房……这可真是拨开竹叶见梅花 —— 分清白(分青白,因我曾做过多年幼教行政管理工作,所以有机会接触这名园长,了解这名园长,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记得起这名好园长!


                                                                                                               psbGBSN4IEZ.jpg

                                                                                                                     
   

           说完茂名市的,又来说说电白县的。
   1958年,另一支地质队也在电白县境内开展了探矿,重点是在双髻岭、鹅凰嶂岭一带查了近一年多的矿藏,历尽艰难困苦,一无所获,倒是这支地质队有个帅气的广州青年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份爱情,原来,他看中了双髻岭伐木场卫生员李丽华,19岁的李丽华是羊角爱群人,卫校毕业,活泼清秀,个儿高挑,未生育,刚与同场的,地主家庭出身的夫君黄盛元离婚。听说,这支地质勘探队的大本营设在电城东门头郊区,勘探队撤走后,留下的房屋就交给了地方政府开办学校,这便是电城公社中学。
                                                                                                     
                                                                                                                     
                                                                                                                         QQ截图20190925190250.jpg


   地质队队员常年在野外,甚至在荒无人烟的地区勘探,一首流行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地质队员之歌》就形象地反映了他(她)们的工作和生活: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是那天上的星,为我们点燃了明灯
                                             是那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了。
                                             ……
   这首歌词让我久久沉浸在回忆中,回忆起我当年看过的一本电影《年轻的一代》……想起了我认识的几个从事地质勘探的几位电白人,他们有的是自己所教的学生家长,有的是街坊、校友,又让我回到了现实,茂名工矿区领导、中南煤田勘探局130勘探队、矿工参与了茂名市的过去,数以万计的民众参与了茂名市的过去,现在茂名市变得美好实赖他(她)们在那些年代打下的雄厚物质基础,也有赖于茂名以外四面八方的大力支持!

QQ截图20190924091502.jpg

2019年8月27日,作者第二次去露天矿公园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